美女瘾君子自述:我为何选择公开戒毒

2015-05-08 08:44:02  来源:中国湘乡网  作者:

   千龙网特约记者赵丽娜6月25日报道]吴荣,女,35岁,曾经的吸毒人员,今日的戒毒宣传员。七年内,吴荣在历经了七进七出的强制戒毒后,终于在家庭、事业、人格全部都离她而去之后,自己的母亲也抛弃了她。2002年8月29号,湖北吸毒青年叶凯的戒毒宣传深深刺痛了她。“作为一个吸毒人员,只要你自己有决心、有信心,你只要敢站起来,家庭还是会接纳你的,社会也会接纳你。”

  同样是吸毒的人,

 
为什么别人能做,而自己不能做呢?吴荣发誓——我一定要用自己的行动换回母亲的接纳,我要回家。

 为了戒毒,吴荣选择了“曝光”自己。2003年7月1日至2004年3月11日,她徒步从郑州走到虎门,一路宣传戒毒,希望全社会都来监督她戒毒。

  在今年的6·26国际禁毒日到来之际,吴荣和国家公安部戒毒志愿者一起,再次奔赴虎门, 继续她的公开戒毒之旅。

  强烈的好奇心,促使把记者千方百计的找到了她。同吴荣的采访是在北京江苏大厦的510房间,她是特意从郑州赶来参加公安部举行的6·26禁毒宣传的,采访开始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因为那时,吴荣刚刚停止一天的工作。吴荣说,为了宣传戒毒,她多累都不怕。

我踢开跪在我面前的母亲抱走了家里电视

  同所有曾经吸毒的人一样,我也有着因吸毒而带来的痛苦和耻辱。1997年,才28岁的我就已经是郑州拥有百万家产的女能人了。当所有人都在羡慕我的成功的时候,毒瘾却一点点蚕食着我,92万的资产在白色烟雾中灰飞烟灭了。

  为了筹集毒资,我变卖了父母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为了买毒品,我用尽办法从亲朋好友那里骗钱;为了下一顿能抽上一口海洛因,我曾经去偷过、去抢过、去骗过、也去贩过毒品,甚至出卖女性最最宝贵的身体去换取过……

  毫不隐瞒,我曾经是一个在七年之内七进七出戒毒所的吸毒人员,也曾因“以贩养吸”被判有期徒刑六个月。我想过戒毒,写血书、自残、下跪,我父母也想出一切能想到的办法和手段,冒着生命危险帮我戒毒,从戒毒药到捆绑、从外出求医到危险的人工冬眠,母亲不知道想了多少办法。但是,每一次毒瘾上来,那种万蚁啮骨、万蛆吮血、万虫断筋、万刃裂肤、万针刺心的痛苦,使我根本无法自拔。

  看,手上和腿上的这些刀痕就是在我戒毒时,毒瘾发作后,为了得到毒品而失去理智疯狂举起刀自残的见证。它不但伤害了我自己,也伤害了我的母亲。这是毒品给我留下的一生都无法抹去的伤痕。

  我清楚的记得,当我强行搬走家中最后一件值钱的物品——电视机去换毒品时,我的母亲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跪在地下求我说:“小荣,妈求求你,给我和你爸留下条后路吧,妈求求你也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吧,你才20多岁呀!”我踢开跪在地上的母亲走了。当时脑子里心里只有一个唯一追寻的目标——毒品。

  从那次之后,母亲彻底对我失去了信心。在第七次进入戒毒所后,父母不接我的电话,没有人来戒毒所看我。2003年元月一日,再一次强制戒毒后被送回家时,母亲也不再见我。没有了亲情、没有了爱、没有了前途,最后我只得又回到了戒毒所,申请留所继续戒毒。

  在留所的日子里,我看到戒毒出的姐妹们,一个个又很快的被抓了回来,在她们痛苦而又呆滞与无奈的目光中,我看到了自己刚进戒毒所时的样子。当无数次在恶梦中惊醒时,冷汗早已浸透了衣服,虽然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真正戒掉毒瘾,但这一次,我是真心发誓一定要戒毒。为了回家,我一定要戒毒。

  2003年7月1日,我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徒步从郑州去虎门,公开戒毒。我希望用全社会的力量来监督我戒毒。

最伤心的还是人们对我的歧视和侮辱

  说实话,当初公开我的吸毒身份就是为了能够让自己彻底戒毒,让所有人都来监督我的同时,也给自己一点压力。但实际上,这压力很沉重。

  从郑州出发之后,我沿着107国道进行宣传,经过了河南、湖北、湖南、广州四个省,40多个城市。一路上,为了节省开支,三五元的床铺和浴池我住过,民警办公室的长椅我睡过,一天三餐的烧饼伴着泪水我吞咽过,脚上的血泡我用针挑过,发烧感冒我硬挺过。但这些,我都不在乎。我最伤心的就是对我的歧视和侮辱。

  当我走到一个小城市,满怀信心的敲开办公室房门,准备联系办个戒毒宣传时,“吸毒的,别理她!”恶狠狠的声音将我拒在了门外。一路上,冷遇和拒绝是常有的,除了戒毒所拒绝外,路上行人异样的目光、对我的宣传不加理睬、扔掉宣传资料也是常有的事。我曾无数次委屈的哭过,茫然过,由吸毒的人来宣传戒毒,怎么就这么难呢?

  在所有的痛苦、委屈、挫折面前,我始终牢记着郑州戒毒所的冯晓非政委在手机短信中送给我的一句话:“吴荣,擦干泪水,勇敢的走过去,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

  因为我在明处,还是有毒友直接找上门来。毒友一进门,手上就托着5支香烟摆在我面前,“来,吴荣,哥们给你接风的。”见我未动,对方破口大骂:“吴荣,你真傻,这么好的东西摆在你面前你居然不要?”说实话,当时对方说的每一个字对我都是一种难以抗拒的诱惑。

  一包毒品摆放在一个正常人的面前,是很容易被拒绝的,但也会让他好奇的多看几眼。而一包毒品摆放在一个吸毒者的面前,特别是一个有着七年吸毒史的人面前,那种心瘾的折磨一点也不亚于毒瘾发作时的痛苦,让我难以克制心里的欲望和身体对毒品的渴望。

  毒友手托5支烟一直迟迟不动,而我的思想和身体一直在不停地做着思想斗争。但最终,我坚持住了。因为理智告诉我,我一定要坚守自己的誓言,坚守自己对全社会的承诺。事后,我把毒品如数上交了,并协助公安机关抓获了贩毒者。并当即做了尿检,证明了我的清白。

  因为我的电话已经公开了,很多毒友打来电话,问吴荣你现在在哪儿呢,你辛苦了,我们给你接接风吧。他们说的“接风”,意思就是弄点毒品给我接风。我都会明确地告诉他们:“谢谢你的好意,如果你是为我好的话,请你把你刚才所说的话收回去,如果你还是坚持的话,那么我去的时候,请把门打开,我可能不会是一个人。”我是准备带着警察过去的。

我希望社会每一个人都来帮我监督我戒毒

  你看我身上穿的衣服,

 
一年四季,除了衣服款式在变,但胸前“郑公戒”3个字和胸后“珍惜生命,选离毒品”8个字从未变过。一路上去虎门的时候也都穿着这个衣服,按理说人家恨不得一出了戒毒所,就赶紧塞在包里头,不让人再看见才对。我不,我希望这几个字不但激励我也激励别人。

  可以这样说,我每天早晨穿衣服的时候,总要先拿起衣服在心里念“珍爱生命,拒绝毒品”这八个字,要连念三遍。在过去,我总是不敢承认自己,但现在我不怕了,我用这种公开戒毒的方式在救我自己的同时,我也希望所有的人,包括我的同朋友,包括社会每一个人都来帮我监督我。

  为什么呢?打个比方说,我现在穿这个衣服,吸毒的人,过去吸毒的朋友,他不敢来向我兜售毒品,因为这衣服就好像是一个“警牌”一样。当我心瘾难受的时候,它就像朋友一样时刻提醒着我,拒绝毒品。我就是要让自己每一天都记住,不要去吸毒,不管碰见什么样的事,多难,或者碰见哪怕地上掉一个毒品也不能去拾,时刻警醒自己,提醒自己。

  尽管这样,还是有很多人都不相信我真的戒毒了,怀疑我表面冠冕堂皇说一套,而私下里又在不停的吸食着毒品。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为了抵制别人怀疑的眼光,我不定期的主动到戒毒所里进行尿检,也随时接受别人提出的做尿检的请求。我表面上怎么说自己不吸毒都没有用,尿检结果才是我不吸毒的最有力的证明。

  2003年7月1号从郑州出发,2004年3月11号到达虎门,8个多月的戒毒宣传和跋涉,有冷眼和讥讽,但也充满了鲜花和掌声,总是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支撑着我走下去。有很多素不相识的人都和我成为了朋友,至今,每天我的手机短信都会接到无数条鼓励的话语,激励我坚持下去。

  从湖南出来后,我摸到了一个门道,就是直接找到当地的禁毒办公室,让他们安排专场报告会。就这样,宣传戒毒有了正当的途径。和吸毒人员的交流是很难的,站到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那种眼光好像觉得,我现在就是说已经戒毒了,他马上就会说,你回来就会吸上。“毒还能戒?”这是他们心中最不能相信的。每一场报告会中,我都会用自己的真心真情去打动他们,每一次的打动其实都是对自己内心伤疤的一次撕裂。但为了宣传戒毒,我愿意这样去做。

  一路上,我不断收到听过我报告的吸毒朋友的电话,“吴荣,你在哪?我跟你一起去宣传戒毒吧。”那一刻,我非常欣慰,至少我唤起了他们想戒毒的决心了!也正是这一点一滴的欣慰,支撑着我一直走到了虎门。

  8个月中,我徒步跨越了4个省五十多个地、市、县、区,走进了许多社区、学校、工厂、戒毒所,做了107场义务禁毒演讲,听众达20万人次。

我鼓励别人“你就是戒毒成功的那1%”

  我不能说现在用“胜利”这两个字来代表我的戒毒之路,我只能说我这个梦——虎门之梦成功了,我实现了。而作为我人生的戒毒之路还很长。

  可能很多不吸毒的人都会想,戒毒真的很难吗?你看你这一下决心,一年不就不吸了吗?其实,你们真的不知道,那种心里的痛苦、那种磨难是任何一个正常人都无法体会的。可以说在吸毒戒毒这个过程中,真跟一个人死过去几次一样。这种痛苦是一种心瘾,是思想中的挣扎,我自己没法去表述它,也不是想象中一下决心就立刻能戒掉的。

  我经常规劝吸毒的朋友说,“应该勇敢地站起来,不要总觉得身边没有真正戒毒的人就觉得自己也没有希望,应该相信自己。人常说吸毒的成功率只有1%,你要相信,你自己就可能是这1%。”其实,我也天天在用这些话告诫着自己。

  如果非得问我能戒多长时间,我只敢说“我能把握住今天”。明天的路还很长很长,我只能每一天都把握住今天,我不能说我以后保证不吸了,我不敢下这个结论,我真的不敢。因为我必须对全社会所有关心我、监督我的人负责。

  实际上,我选择公开戒毒的时候,也就是想让所有的人都来监督着我,不管我做每一件事情,都让我感觉到,我后面总是有很多眼睛在看着我,当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我就会知道我有很多的朋友、很多的手在推着我、帮着我。

  每天,我都时时刻刻地告诫自己,“吴荣,无论遇到什么情况,你坚决不能再吸一口,哪怕只是一点点。你现在已经没有再复吸的理由。”

千千万万的“吴荣”比警察更能唤醒吸毒者

  据2003年6月25日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02年我国内地累计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已达到100万人,同比上升了11%。近年来,全国吸食毒品过量导致死亡累计达2.5万余人。

  吴荣就曾经是这100万吸毒人员中的一位,她曾经也为毒品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现在她成了一名戒毒宣传员。而曾经和吴荣一样进进出出戒毒所的毒友们,现在还在戒毒所内外反反复复的进出着,继续还在为毒品出卖着自己的灵魂,继续着犯罪,继续在烟雾缭绕的虚幻中和冰冷的铁窗里交替活着。这几乎成了所有吸毒者们注定的命运。

  我们不仅要关注吴荣,我们更要拯救吴荣背后的那100万吸毒者,还有那100万个被毁掉的家庭。拯救他们,路还很长很长。

  “吴荣,我们出去以后怎么办?”从郑州到虎门的戒毒宣传过程中,戒毒所内、戒毒所外,不断的有吸毒的朋友在问着吴荣这样同一个问题。

  的确,出去以后怎么办,这是所有吸毒者回归社会首先要面临的问题。家庭不要他们了、工作找不到、社会又充满了对他们的歧视和质疑,在他们走投无路的时候,在他们绝望的时候,毒友的诱惑,使他们很容易再回到复吸的老路上来解脱自己,他们还得去偷、还得去犯罪……戒毒所、劳教场、监狱,太多的吸毒者总是在这三点一线中循环着。

  吴荣今天的荣誉,和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她的郑州戒毒所政委冯晓非是分不开的。当吴荣无数次被毒贩诱惑的时候,冯政委总会在后方支持着她:“没关系,吴荣,只要你不吸毒,你的背后是强大的人民警察。”

  公开戒毒,在国内还是个先例。吴荣也成了100万吸毒者中为数不多的能坚持一年以上的人。冯政委告诉记者,面对大批反反复复进出戒毒所的吸毒人员,郑州戒毒所正在把吴荣作为一个戒毒的典范在推广,如果每年都能培养出一个“吴荣”,那么她比警察更容易唤起更多的“瘾君子”们的戒毒意识。当然,“吴荣典范”现在叫来还有些过早,如何让这个典范永远与毒品绝缘、如何保证永远不复吸、如何克服掉心瘾,是吴荣和所有人都在思考的问题。

点击数:

扫描上方二维码
分享新闻至手机

扫描上方二维码
关注中国湘乡网微信

一周新闻排行

热点图片

公告通知/民生信息
留言回复/湘人视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