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百万富翁的血泪吸毒路

2015-05-08 08:45:09  来源:中国湘乡网  作者:

  宋强  男,35岁“烟龄”:17年戒毒次数:10次以上曾经资产:130万元以上

  “小时候,我是跟着奶奶长大的。”枯黄的面颊上,一双大眼睛深深地陷在眼眶里,手臂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针眼。宋强,这个吸了17年的“老烟民”,曾经拥有百万元资产的富翁,低下头,缓缓将自己17年来惨痛的回忆翻开。

  15岁被开除哥们拉下水

  宋强的家在西安南郊。父亲是单位里的干部,忙起来多少天都回不了一次家,母亲的工作也比较忙,所以,宋强一直跟爷爷奶奶生活着。作为家中的长子,聪明听话的宋强深得奶奶的宠爱,学习成绩也总是在班里名列前茅。小学毕业后顺利地进入了一所重点中学,可就在家人对他寄予厚望的时候,一伙“不良少年”却闯入了宋强的生活。打架斗殴,见谁不顺眼就“办”谁,在一个懵懂的男孩看来,这种生活方式总是透出几分不羁的洒脱。

  “我也想变得跟他们一样‘扎势’!”在宋强幼小的心里,正有一种可怕的念头在萌生。他渐渐地和那些人熟识起来,学会了打架、学会了吸烟、“泡”女孩,学会了用杯口那么粗的木棒往别人头上猛抡……

  不久,10个14岁、15岁的孩子拜了把子,每人用刀片在自己左手腕上割一个“十”字,发誓要做一辈子的好兄弟,还给自己的帮派起了一个名字叫“十兄弟”,宋强就是其中的老三。因为把别人打伤住院,学校将“十兄弟”同时开除。

  儿子不去上学了,整天跟“混混”待在一起,父母心里又急又气,托遍关系强行把他送去外地参军。本来以为宋强离开了西安,可以安心在部队接受教育了。谁知就在当兵刚一年时,他却趁派往外地的机会,两次偷偷跑回西安找“十兄弟”玩。最终被连长发现,宋强又得提着行李离开了部队。

  刚到家,自然免不了父亲的痛斥,而宋强却不以为然,大门一甩,当晚就住进了“老二”家。在他离开西安期间,其余的兄弟开始结伙在公交车、大街上绺窃,手头上还多少有了些钱。第二天中午,大家在小酒馆要为宋强接风,两瓶白酒下肚,他们又到老二家叙旧聊天。聊得正欢,老二突然神秘地说“我给你们拿点好东西”。只见他拿出了一块乒乓球大的“黑膏子”。几个人在老二的指导下,放在锡纸上吸了起来。临走时,老二又将食指肚那么大的“黑膏子”送给宋强。

  母亲惊呆晕厥过去

  三天后,宋强跟这个黑糊糊的“膏子”产生了“感情”,“不吸两口,总感觉心里少了点啥”。很快,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宋强已经通过老二买了五六次,一次一百元的量只能维持3天。“我在家待着没有收入,哪来钱买呀?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当时台球厅挺受欢迎,于是,宋强向父亲提出经营台球生意的想法。看来儿子知道要自食其力了,父亲当即欣喜地拿出钱一把交给他。几个台球案子,每天可以净赚100多元,在1989年,这个数目的确不小。可宋强却每次一拿到钱,就迫不及待地交到“烟贩”手里,那时的他已经改抽了“皮子”(即鸦片)。一年后,宋强在父亲的安排下进入一家工厂从事保卫工作,可是也是因为吸毒被别人发现被开除。

  1990年夏的一天,宋强正躲在自己的屋子里贪婪地享受鸦片的“快感”,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了。他转回头一看,母亲的双眼正直直地瞪着自己,随即猛地一头栽倒在地。宋强一反应过来,赶紧使劲掐母亲的人中。过了一会儿母亲醒了,号啕大哭直到深夜。

  “我就不信改不了你的坏毛病!”当时父亲通过朋友在海南找到一家小酒店,10多万元的投资,就是为了让宋强离西安远远的。1991年初,宋强来到海南三亚,行囊里却还装着几两鸦片。

  虽然酒店地方不大,但生意还算挺好。让宋强惟一不满的是,20世纪90年代初的三亚,还是一个刚刚开发的旅游区,拿着钱找毒品买都买不到。

  隔了两天,宋强实在等不及了,疯了似的坐飞机奔到广州,终于买到50克海洛因。“我不习惯抽白的(即海洛因),最后想了想,干脆飞回西安买,反正谁也不会知道。”在海南的三年里,为了回西安买烟,他自己也数不清坐了多少趟飞机,只知道三年内赚的100万,有一多半都“贡献”给了毒品。

  奶奶离世前留下一句话

  1993年回到西安后,宋强用在海南赚的钱投资在小寨开了一家烟酒批发店。灵活的生意头脑让他很快就站稳了脚跟,小店也逐渐在南郊地区有了名气。但滚滚财源带给他的并不是幸福,而是纵容他对毒品滋生出更严重的依赖。5年后,宋强因在店里替人窝赃被判入狱2年半。就在刚出狱不久,家里传来噩耗:奶奶病重!

  自小和奶奶最亲的宋强最终也没能赶上见奶奶最后一面。“我奶刚‘走’我才赶到,跪在地上,抱着她的腿,不知道哭了多久。”说到这里,宋强又忍不住掉下眼泪。后来,他才知道奶奶弥留之际,吃力地说道“我那大孙,不争气啊!”老人话音刚落便撒手而去。“奶奶最牵挂的人不就是我吗?可我就是……我恨死自己了!”

  戒毒,为了孩子的未来

  2002年冬天,宋强偶然结识了一个善良的女人阿欣,两人迅速陷入热恋。32岁的儿子娶媳妇,在宋强的父母看来,自然是求之不得。可自己的儿子是这么不争气,他们不忍心对这个未来的儿媳妇有所隐瞒。于是在结婚之前,把儿子吸毒的事一五一十地对她讲了出来。阿欣的回答却令人意外:“我俩都想好了,结婚之后买个车跑运输,我一定能让他把烟戒掉。”

  梦想是美好的,但现实却有诸多无奈和痛苦。2004年秋,阿欣和宋强离婚了。宋强把所有的财产全都给了阿欣,只有1岁多的儿子留在了自己身边。

  签完字的那一刻,阿欣沮丧地说了一句:“当初结婚前,我就是想和毒品赌一把。但现在不得不承认,我赌输了。”在这场赌博中,无论是阿欣还是宋强都输惨了,胜利只属于那个可怕的毒魔。

  这次进戒毒所刚刚一个多星期,前几天,年迈的父母抱着孩子来看他。“当时我挂着吊瓶。娃一见到我,就不停地喊‘爸’‘爸’,用小手抠我手上的胶布。”宋强哽咽着说,自己做了爸爸,才明白了10多年前父亲对自己的苦心,可惜时间已经回不去了……

  结束采访前,宋强对记者说,雁塔戒毒所环境很好,干警对他的照顾也相当细心,“现在我活着,就是为了孩子。为了他,哪怕戒毒再怎么痛苦,我都会咬牙坚持住。”

  吴雯   女,40岁

  "烟龄":11年

  戒毒次数:10余次

  曾经资产:110余万

  40岁的昊雯本该是一个幸福的女人:女儿聪明可爱,娘家人将她当成掌中宝,百万家产足以使她活得轻松自在……然而一朝的不慎使她步入了毒品的魔窟,为此她荡尽了百万家产,父亲也因她的冥顽不化含恨而终,女儿见了她不愿叫“妈”,母亲和哥哥们从对她一次次的帮助到现在的彻底失望……

  拥有百万积蓄夫妻俩疯狂吸毒

  昊雯出生在我市东郊的一个普通干部家庭,父母的疼爱、三个哥哥的庇护使她成了家里人的掌上明珠。因此,对于她的任何要求,家里人总是设法满足。

  昊雯中学毕业后到我市一建筑单位上班。娇好的容颜,活泼开朗的性格,使得单位里很多男同事对她都爱慕不已。1988年,昊雯选择和一个叫阿铭的男人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婚后不久,阿铭开始做生意,为了帮丈夫一把,昊雯放弃了原来的工作开始“下海”经商。他们买了两辆出租车,雇专人驾驶,昊雯也开了一家食品批发部。由于头脑灵活,眼光独到,昊雯的生意越做越大,丈夫反成了她的帮手。短短几年时间,他们的积蓄已超过百万。1991年,昊雯喜得千金,这使夫妻俩的生活更加美满。

  正当两人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由于生意场上接触的人较杂,昊雯的生活也开始起了变化。1994年的一天,阿铭的一个朋友来向昊雯借5000元钱。昊雯向来豪爽,况且对方又是丈夫的朋友,所以她二话没说便借给了对方。

  一个月以后,昊雯找到借钱的朋友要他还钱,对方却称没钱,但是“有货”,并给了她一团灰黑色的东西。后来另一个朋友告诉她,“那可是宝贝,包医百病。”昊雯没有多想,随手将那块东西扔在衣柜上的纸盒子里。

  当时,昊雯患有偏头疼,每每发作脑袋都隐隐作痛。一天晚上,她的老毛病又发作了。看着阿铭焦急地忙前跑后,昊雯猛然间想起那块“包医百病”的东西。便向丈夫说起了自己讨债的事。谁知阿铭也如是说,还极力劝她尝一口。于是昊雯开始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次沉沦。“当时头真的不疼了,晕晕乎乎的,只想睡觉。”吸上第一口之后,后来每天晚上都吸一口,然后就迷迷糊糊地上床,就一个感觉——舒服。很快,从朋友那里讨来的“宝贝”吸完了,昊雯就找到那个朋友,又通过其认识了几位“卖家”,她和阿铭每次至少买100克,等抽完的时候再去买。

  刚开始吸毒时,他们还可以勉强坚持工作,但是时间一长,两人的精力下降,于是他们干脆就躲在家里不出门,疯狂地吸毒。这样原来的积蓄也开始急剧减少。他们把存款全部用来吸毒,变卖出租车的钱也跟着吸完了。

  在戒毒中痛苦挣扎

  1997年,阿铭因吸毒被送进强制戒毒所。昊雯回到了娘家,父母一眼就看出来女儿的异样:眼眶深陷、面黄肌瘦、身体消瘦……在父母和哥哥们的追问下,昊雯承认和丈夫一起吸毒。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家里人听了之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谁会相信这个他们眼里的“乖乖女”竟会是一个已经吸毒三年的瘾君子。然而这一切都是真的。

  那段时间,母亲整天以泪洗面,父亲也是每天愁眉苦脸,哥哥们见了她也不说话。看到这一切,昊雯好恨自己,恨自己不珍惜身体,恨自己伤了家人的心。经过一阵思想斗争之后,她鼓足勇气,告诉家人:“我要戒毒!”

  在家人的安排下,昊雯住进了附近一家诊所,住院戒毒的那五天里,和她一起长大的几个朋友都来看望她。大家都不敢相信这位闺中密友竟然染上了毒品,她们都支持昊雯戒掉毒瘾。在朋友来看她的时候,父亲总是坐在她身旁,到了晚上,父亲还和她谈心,让她放开心态。半夜里,昊雯一觉醒来,发现父亲竟趴在床边睡着了。昊雯这时难过极了,拿过大衣给父亲盖上的同时,她暗下决心:一定还父母一个健康的女儿。

  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昊雯的毒瘾戒掉了,全家人个个喜出望外。为了庆祝女儿重获新生,父亲做了一顿丰盛的饭菜。

  这时阿铭来找昊雯了,但昊雯却发现经过一场大变故之后,丈夫依旧我行我素,两个人之间渐渐行同陌路。1999年,两人办理了离婚手续。

  昊雯在父母家的附近租了一套房子,把女儿送到娘家,让哥哥嫂嫂代养。自己开始四处找工作,由于她文化程度低,又没有工作经验,求职时并不很顺利。

  空虚、无聊,迫使她再次和以前生意场上的朋友走到了一起。禁不住朋友的再三劝说,昊雯再一次染上毒品。刚开始她还心存侥幸,“都戒了一年了,抽一口没事。”越到后来,她越觉得坚持不住,最后干脆自暴自弃。心想着“反正都这样了。”原来留给女儿读书的几万元,被她在短短数月内换成了毒品。

  1999年底,父亲因病去世。临终前他还一遍遍地念着女儿的名字,希望她能戒掉毒瘾,并嘱咐儿子一定要尽力帮助妹妹好好生活。但是这样的刺激,早已无法唤醒沉沦迷途中的昊雯。

  后来,昊雯干脆“以贩养吸”,经常被抓进戒毒所,父母、哥哥、朋友都渐渐离她远去。

  满眼幸福一念成空

  去年年末,母亲因病住进医院。当医生将母亲患有“脑梗”的化验单拿到她面前时,昊雯的心灵震动了。“父亲生前希望我重新做人,我却执迷不悟,让他老人家含恨而终,我不能再失去母亲啊!”

  于是她断绝了和所有“毒友”的联系,咬着牙再一次将毒瘾戒掉。戒掉毒瘾后,昊雯来到父亲的坟前,立下重誓,一定要远离毒品,重新做人!

  今年3月份,昊雯经人介绍,认识了从事行政工作的李辉。刚开始,昊雯担心对方知道自己的过去会转身离去,所以隐瞒着自己曾经吸毒的事实。到了后来,她发现李辉确实是一个好男人,不但可以接纳自己的女儿,还如同亲儿子一样伺候自己病床上的母亲。于是她决定不再隐瞒,将事实告诉了李辉。原以为对方会有所发作,谁知李辉笑着抚摸着她的头发:“每个人都有过去,我只在乎你的将来!”顿时,昊雯心里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

  然而几个月后,让人痛心的事再次发生。

  今年5月份,在母亲的病床前,昊雯熬了几天了,又困又累。这时她再次燃起对毒品的想念。念头一旦产生,就已挥之不去了。昊雯缓缓地拿起了电话,拨通了一个毒友的号码……

  深夜里,当毒友将一小块毒品塞进昊雯手里的一刹那,数名缉毒民警围了上来……

  再次来到戒毒所,她想了很多很多。所有的幸福就这样被她一次次亲手葬送,如今只有面对现实,再次努力戒毒了。“为了病榻上的老母亲,为了年幼的小女儿,更为了我自己,必须这样做!”她眼含热泪地说。(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采访手记》

  金钱,带给他们物质追求和奢华享受的同时,无形中却为他们铺设了一条毁灭的险途。毒品,吞噬了所有的钞票,淹没了以往所有的荣耀,一点点地侵入他们的身体和内心。

  有人说,如果没有钱,他们不会陷得这么深,都是被钱害的;也有人说,钱本身没有错,全是因为他们自己出了错。在人们追求财富的同时,财富却在毒品面前,一次次沦为“奴隶”和“帮凶”……这一现象不能不引起我们沉痛的思索。 文/图记者张小乙高雅 实习生小刚连章云龙

点击数:

扫描上方二维码
分享新闻至手机

扫描上方二维码
关注中国湘乡网微信

一周新闻排行

热点图片

公告通知/民生信息
留言回复/湘人视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