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隐藏在身边的“新型毒品”

2015-05-08 09:29:56  来源:中国湘乡网  作者:

  “乖乖仔”懵懂坠深渊阳光曾是他生命的特质:优异的学业,良好的工作,甜蜜的爱情……而如今,这一却与阳光一起都被关在了窗外--他住进了广州白云自愿戒毒中心,因为一种他曾经以为很遥远的东西:毒品。

 

  阿华,今年18岁,于去年10月在他工作的酒店里受到朋友怂恿开始接触新型毒品。阿华说:“他们给我一颗叫‘小马’(麻黄素片)的药片,让我服下。我当时不知道‘小马’是什么东西,不敢吃。”朋友们告诉他这只是一种兴奋类药物,吃下去,会很有精神,很好玩,不会上瘾。

 

  “吃了‘小马’后,我心跳加快,不停地冒汗,不想吃东西,也不想睡觉。和我的朋友没日没夜地打牌。药性过了以后,我觉得特别疲倦,昏睡了几天。”阿华说。

 

  一颗“小马”可以一天不睡。“开马会”(聚会吸食新型毒品)时,吴某见过有的朋友一次吃下10多颗,可以一个星期不睡觉。此后,朋友叫他去“开会”,他就欣然接受了。

 

  吸毒过量导致膀胱炎  在进入广州白云自愿戒毒中心之前,阿华自我安慰:‘小马’不是毒品,玩过后,只要补充睡眠就可以了。但是一年过后,由于吸食了过多的‘小马’,阿华的性格发生了改变,整日烦躁不安,今年6月份更出现了严重的尿频尿急尿痛、肝功能异常,家人只好带他遍访大小医院,结果为尿道炎和膀胱炎。

 

  “男性患膀胱炎已经很危险了,而我还是因为吃‘小马’而患的,医生说我治愈率连百分之几斗没有,后来吃了许多抗生素,仍不见好转,于是一狠心我把膀胱切了。”阿华说。

 

  “现在知道我吃的那些药片是会上瘾的新型毒品,我被吓倒了。”阿华告诉戒毒中心的心理医生,他的家庭温馨幸福,父亲是军人,家教很严,自己也是守本分的人,“可是我却沾染了毒品,也因此伤了身体,丢了工作,还伤了家人的心。像我这种人,迟早有一天要进来的。”阿华沉默片刻后,蹦出这么一句话。

 

  “这起病例是少男吸毒,伴随吸毒所引发的症状而逐渐出现了尿道炎和膀胱炎,但是由于阿华误以为吸食新型毒品不会成瘾,不会使身体不适,而把尿道炎、膀胱炎的病因归结于其他原因,最后把膀胱切掉。”广州白云自愿戒毒中心心理科主任杨瑞东进一步解释说:“其实只要透过包含戒毒、心理咨询、中医的全方位治疗,阿华的病是可以痊愈的。”

 

  “地狱”离我们有多远?也许就在身边  杨瑞东告诉我们,许多吸毒者都曾经以为毒品离他们遥不可及,他们的意志足以抗拒,因为他们是自己的主人,但是,不期然间,毒品却悄悄击穿了他们意志的防线,翻身成了他们的主人。殊不知,毒品离他们有多远,离我们就有多远。

 

  “不了解毒品的人们往往有这样的错觉:只有吸食、注射的才是毒品,而吸毒的人肯定像影视剧中塑造的那样,骨瘦如柴,面色乌青,两个黑眼圈几乎耷拉到腮帮子上,动辄呵欠连天,犯瘾时就找个角落一蹲,拿针头扎自己胳膊......这种陈旧的吸毒情景想象已经完全不合现在毒品花样翻新的吸毒派对了。事实上,连禁毒专家都很难尽数新型毒品的品种。换作是普通人,在看上去毫无异常的公共娱乐场所里,也许毒品就摆在面前,而一个新型毒品的成瘾者已在邻座开始了他的”神游“之旅,你还浑然不觉。”杨瑞东说。

 

  新型毒品知多少?  对于鸦片、海洛因、大麻这些传统毒品及其危害,几乎是路人皆知,那么到底什么是新型毒品呢?

 

  冰毒  性状:外观为纯白结晶体,晶莹剔透,故被吸毒、贩毒者称为“冰”。由于对人体的中枢神经系统具有极强的刺激作用,且毒性剧烈,又称之为“冰毒”。冰毒的精神依赖性极强,已成为目前国际上危害最大的毒品之一。

 

  危害:系时候会产生强烈的生理兴奋,能大量消耗人的体力和降低免疫功能,严重损害心脏、大脑组织甚至导致死亡。吸食成瘾者还会造成精神障碍。

 

  K粉

  性状:静脉全麻药,有时也可用作兽用麻醉药。一般人只要足量接触二三次即可上瘾,是一种很危险的精神药品。K粉外观上是白色结晶性粉末,无臭,易溶于水,可随意勾兑进饮料、红酒中服下。

 

  反应:服药开始时身体瘫软,一旦接触到节奏狂放的音乐,便会条件反射般强烈扭动、手舞足蹈,“狂劲”一般会持续数小时甚至更长,直到药性渐散身体虚脱为止。

 

  危害:K粉具有很强的依赖性,服用后会产生意识与感觉的分离状态,导致神经中毒反应、幻觉和精神分裂症状。同时对记忆和思维能力都造成严重损害。

 

  摇头丸

  性状:以MDMA、MDA等苯丙胺类兴奋剂为主要成分,由于滥用者服用后可出现长时间难以控制随音乐剧烈摆动头部的现象,故称为摇头丸。外观多呈片剂,形状多样,五颜六色。

 

  危害:摇头丸具有兴奋和致幻双重作用,在药物的作用下,用药者的时间概念和认知出现混乱,表现出超乎寻常的活跃,整夜狂舞,不知疲劳。同时在幻觉作用下使人行为失控,常常引发集体淫乱、自残与攻击行为。

 

  黑芝麻

  性状:纯的LSD无色、无味,最初多制成胶囊包装。目前最为常见的是以吸水纸的形式出现,也有发现以丸剂(黑芝麻)形式销售。

 

  危害:LSD是已知药力最强的致幻剂,极易为人体吸收。服用后会产生幻视、幻听和幻觉,出现惊慌失措、思想迷乱、疑神疑鬼、焦虑不安、行为失控和完全无助的精神错乱的症状。同时会导致失去方向感、辨别距离和时间的能力,因而导致身体严重受伤和死亡。由于食用这种黑色、小如细沙的“黑芝麻”毒品以后,听到节奏强烈的音乐就会不由自主地手舞足蹈,药效长达12个小时,故又称作“摇脚丸”。

 

  麻古

  该词是泰语的音译,实际是缅甸产的“冰毒片”,其主要成分是“甲基苯丙胺”和“咖啡因”。外观与摇头丸相似,通常为红色、黑色、绿色的片剂,属苯丙胺类兴奋剂,具有很强的成瘾性。

 

  新型毒品“盯上”青少年

  广州白云自愿戒毒中心心理科主任杨瑞东介绍了两个令人揪心的现象:一是吸食新型毒品的人群低龄化形势严峻,吸食者多为14-27岁的青少年;二是新型毒品吸食者社会身份呈多元化趋势,一定程度上加速了传播。

 

  “由于新型毒品的特殊性,在酒吧等娱乐场所较为泛滥,且具有很强的迷惑性,让人不设防,因此,青少年有意无意接触新型毒品的几率更大。从阿华的亲身经历就能看出,它对学生、年轻人的渗透是比较严重。”杨瑞东说。

 

  好奇无知寻求刺激使然

  这些涉世不深的青少年之所以借新型毒品狂欢,杨瑞东认为是由于工作上的压力、家庭关系的不协调以及空虚、无聊等因素影响,不少年轻人喜欢到“的吧”放松心情,部分人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尝试麻古、K粉、冰毒等新型毒品,一段时间后,就会出现幻听、幻视、幻觉等症状,进而会发展成精神障碍。杨瑞东说,三年前,这类患者才刚出现,现在则越来越多。据统计,一年来,广州白云自愿戒毒中心收治上百例类似患者。

 

  “这些患者其实并没有真正了解和认识这些毒品,他们最开始都觉得自己有足够的抑制力和判断力,可以达到自己幻想中的快感,但随着时间推移和吸食次数的增加,制造这种快感需要更多的剂量,那时候只能一步一步地往下沉,直到深陷毒魔之中不能自拔。总的来说,新型毒品造成的心理依赖性远远高于生理依赖。”杨瑞东说。

 

  专家告诫:戒毒切勿盲目乱投医

  “也正因为这类新型毒品的身体依赖性相对较小,所以患者除了进行专门的脱毒治疗,更要尽早进行精神、心理治疗,半月至一个月可逐渐恢复正常。”杨瑞东进一步解释说,“对年轻人来讲,若想从根本上戒除这些毒品的侵蚀,就应该正确面对现实压力,认清毒品的危害并远离它们。”

 

  杨瑞东还表示,有些患者所说的“注射某种脱瘾针、使用某种理疗方法或者换血都可以戒毒”等说法都是没有科学道理的。有资料证明,戒毒成功率的高低除了与社会支持、家庭关怀、良好的自制力和决心相关外,还与医生的医德、技术有关。戒毒者最好到正规的戒毒中心去治疗,一来可以得到国内比较先进的治疗药物和先进的治疗方法,更重要的是可以及时发现戒断反应中的并发症。

点击数:

扫描上方二维码
分享新闻至手机

扫描上方二维码
关注中国湘乡网微信

一周新闻排行

热点图片

公告通知/民生信息
留言回复/湘人视角